::: 目前位置: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聲明稿】亡羊補牢,讓悲劇不再發生

亡羊補牢,讓悲劇不再發生   

鄭瑞隆教授(社團法人台灣防暴聯盟理事長,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

 

青春年華女模特兒遭金錢誘騙外拍遭性侵殺害並搶劫身上財物。悲劇發生社會撻伐之聲四起,更令社會大眾驚心的是,該名兇嫌竟是已遭檢警發佈通緝的性侵累犯。為何性侵累犯被通緝還能逍遙法外許久並有機會再做出令人神共憤的重大案件?從個人18年來擔任性侵害犯罪加害人社區處遇評估委員的經驗來看,不外乎以下數端,茲提出以供社會各界亡羊補牢參考:

一、為數不少的性侵多次犯行者還是容易獲得緩刑,原因是他們「有悔意、還在學、有誠意跟被害人和解、有付和解金」,其中有許多性侵犯侵害的是網路裡或人際互動中認識的逃家或中輟少女(許多是來自弱勢或功能不彰的家庭),這些被害少女的家長看到數萬到數十萬的和解金,放棄了堅持追訴而原諒加害人,法官也「宅心仁厚」予以輕判,因為此類案件兩造常常是合意或「半推半就」發生性行為,經常被誤為兩小無猜而不被認為是重大案件,通常最重就判刑「2緩5」,兩年徒刑緩刑五年。其中,兒少身心受創、人格與價值扭曲及加害人常常因為獲得緩刑而得不到該有的教訓,早已被案件偵審人士拋諸腦後。許多性侵犯當庭悔悟也是一種「表演」,藉以打動法官的心。本次震驚社會程姓性侵害加害人之兇殘及僥倖心理其實就在這樣的過程中被養大。

二、根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3條之一,判決有罪的性侵犯加害人若有逃亡或藏匿經通緝者,該管警察機關得將其身分資訊登載於報紙或以其他方法公告之。其目的就是要保護社會大眾免遭脫離監控或拒不接受社區處遇治療的性侵犯的攻擊或遭受潛在風險。但因該法是規定得登載報紙或以他法公告之,警察機關也不很積極去執行此一法定職責,除非有特別重大及矚目的個案在逃且有長官或社會大眾嚴厲關切者。因此,此案程姓性侵累犯雖然拒絕接受社區評估處遇且已遭通緝,但社會大眾(包括潛在被害人)卻無法得知他就是高度危險犯,而無從自我防衛或與他保持距離。

由此觀之,個人要呼籲政府相關部門及司法人士,要正視許多對兒童或青少年有多次誘騙性侵的性侵犯之再犯危險性,不是只以表面的減刑要件或有無和解加以衡酌,應多掌握性侵被告的性心理特徵、偏差的認知觀念、低自控高衝動、經常有意進入危險再犯情境的生活習性,審慎檢討動輒減刑輕判與緩刑的決定。再者,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也應該適度修正,對於真正高危險再犯的性罪犯,應接受嚴格的社區監督,應公布其身分資訊廣為週知,以維護潛在不特定大眾的安全,畢竟犯罪被害人之權益不應亞於加害人,而社會大眾免遭性侵恐懼之價值更是高於高危險性侵犯的個人隱私之保護。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