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位置: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台灣防暴聯盟針對政府「跟蹤騷擾防制法暫不宜推動」之聲明

 
【遲到的母親節禮物在哪裡 ? 針對政府「跟蹤騷擾防制法暫不宜推動之聲明】
 

  猶記去(2018)年三月,前內政部長(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56583,) 承諾在母親節前夕,提出反跟蹤騷擾法案,並列為優先法案,被視為是母親節最具誠意與意義的政策禮物。然而,日(4/30)前立法院針對「跟蹤騷擾防制法」立法草案召開法案通過前最後的朝野協商時,卻出現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指出本草案當初係因發生某大學跟騷致砍殺一案之巨大社會輿論壓力而不得不立法,如今以案量龐大警力不足、本法與既有法規重疊、保護範圍過大判斷不易等陳腐理由,要求「跟蹤騷擾防制法」暫不宜推動。

  本法業經長達4年多無數次的討論,並獲朝野立委一致共識認為重要,雖率先由民間婦團提出需求,但政院也自行提出草案版本,期間也有多達近20位立委提出不同版本之提案,顯見各界對此日益嚴重問題的關切。此法案在行政院內政部去年的承諾後又遲延一年,但已經立院委員會逐條審查完竣,原本預期今年母親節前最後朝野協商完成二讀;未料,本草案不僅未能通過協商,甚至退回要求內政部重新研擬,非但沒有進展,反而更為退步,台灣防暴聯盟對此表達失望與不滿,特聲明如下 : 

一、 警告命令並非違反人權之警察擴權

警告命令係及時之必要防治手段,非警察擴權,無違反人權之慮。長期受到跟蹤騷擾行為的被害人,不僅生活造成困擾,其身心狀況也會因此產生傷害。對於一般被害者而言,最便利的求助單位即是警政單位,而警方也較檢、院機關更能即時迅速地對加害人約制、提供被害人有效的保護。對此,本草案經逐條審議後,使被害人得向警方報案,而警方於調查期間內,有明確事實足認行為人有繼續跟蹤騷擾被害人之虞,即可核發短暫效期警告命令,禁止行為人從事特定行為,即便行為人違反警告命令,亦僅處以行政罰而非刑事責任,這樣的處置程序顯然並未有警方過度擴權而侵害當事人人權之疑慮。

二、警力不足不應淪為使人民不受保護之藉口

  按警政署提供之數據顯示,每年實際跟蹤騷擾案件約有8,000件,將影響警察維護治安之能量。然而此一數據,卻正突顯出此類案件問題之嚴重性與立法防制之迫切性;同時,婦幼保護跟蹤騷擾的案件,也就是治安案件。我們瞭解第一線員警的血汗與辛勞,但維護國民個人尊嚴、隱私及名譽,建立安全與自主之生活環境,本即是國家應負擔之責任,既然立法有其必要性,則國家便應思考如何充實警政人力、提供良善的工作環境與工作量配置等配套措施,而非以此為藉口罔顧人民的安全。

三、本法是為求補充現行法規之保護漏洞

  警政署表示,除現行家暴法可保護之對象外,其他跟蹤騷擾行為,可能構成刑法之傷害罪、強制罪或恐嚇罪等,警方可立即進行調查;而若涉及性或性別相關之行為,則可適用性騷擾防治法處理;若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則是用社會秩序維護法。然而,跟蹤騷擾的特性即在於「反覆、持續」實施某些特定行為而令被害人心生畏怖或厭惡不安,亟需獲得具立即且長時效性的禁制令或警告命令等對行為人之法律約制保護。反觀警政署提出之三種犯罪型態,不僅態樣不符合跟蹤騷擾的特質,且其處置措施也都無法令被害人及時獲得保障。至於認定標準判斷不清之問題,本即是需要施行後透過實際案例積累實務經驗,透過充足的專業人員教育訓練,並進行滾動式法律修正,方能逐步建構有效完善的防制網絡與被害人保護體系。故現行警政署所提出之種種擔慮,不應成為暫緩本法推行之藉口。

  防暴聯盟指出,自美國加州1990年制定世界上第一部反跟蹤法案,隨後世界各國均陸續制定此項法案,如今至少已有美國、加拿大、澳洲、丹麥、英國、比利時、愛爾蘭、荷蘭、馬爾他、奧地利、德國、以及義大利等多國已制定跟蹤騷擾防制相關法律,日本亦已於2000年起施行纏擾防治法,以嚇阻纏擾犯罪。這是國際間的立法保護婦幼身心安全的重要立法趨勢,我國已落後世界各國近30年,此一立法不應再為尚未發生的擔慮而再三拖延。

  防暴聯盟呼籲,本草案既已遭退回重新研議,主管機關內政部警政署即應迅速會銜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以及長期關注此議題的民間團體共同研商,勿再推遲延宕,儘速解決強制調查規範不明確等問題,並對前述託辭尋求共識,萬萬不能等到下一次發生跟騷導致殺人事件發生時,才以補破網的態度、礙於輿論壓力而倉促推行,否則即是辜負朝野立委及廣大社會輿論對此議題的高度關注。

回目錄